作家

画廊
资讯

百年阮璞 美术史的一代宗师

阅读:10  时间:2018-08-08


原标题:百年阮璞,美术史的一代宗师   导语:百年时间,顾看历史,似乎过眼就换。出生于1918年8月2号的阮璞,到今天已是百年诞辰了。他的诗与画已经踪迹难觅,桃李却是遍布各地,于美术教育、于美术史的一生作为也在百年间沉淀下来。   五岁时,阮璞开始跟着黄镜如先生读本村私塾,学习四书五经。课余,黄先生常摇头晃脑地吟诵李白诗篇,如:“仙人有待骑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兴憩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苍州”。阮璞一听,便来兴趣,当即随黄高声诵读,以至于终生没忘。又提笔就画,大胆。叔祖父阮永保见到夸奖他:“能画跑马,将来能当画匠”。他听了亦高兴,画胆儿就更大了。   阮璞   自幼就有名师指路是种怎样的体验?阮璞是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1929年,11岁的阮璞就读于湖北省立第四小学,师从图画教师唐一禾学习西画,入选学校的“图画兴趣小组”;小学毕业后,又先后师从图画教师毛炳麟、欧志先,学习美术的路几乎未曾中断。   阮璞《两少女》油画1939年   回忆这段早期的美术开蒙,阮璞说:“省立四小的美术、音乐,直接跟武昌艺术专科学校挂钩,这对于我们小学生影响很大。那时,我特别爱画画。唐一禾先生其时为四小的图画老师,他教我用西式方法画图画,开始接触户外写生,蛮负责任的。教了我一年多,但不久,他就赴法国留学去了”。   某天,唐一禾先生看了阮璞的画后对他说:“你把初中念完,就去读武昌艺专。”老师这句话,当时说来也许并不经意,但阮璞却把老师的话深深地记进心里去,立志要在将来报考武昌艺专。那时,搞工程的父亲费很大力,启发他搞好数理化,盼着他也去读理工学校。但唐先生的一句话,使阮璞铁了心要读武昌艺专,从此奠定了他一生的专业道路。   阮璞青年时期作品   少年成名又是种怎样的体验?阮璞还是可以回答这个问题。1931年至1933年,阮璞就读于湖北省立第二中学初中部,师从国文教师严士可、杨尚禔、徐澄宇,同时深受谢冰心散文影响。15岁显露诗才,新旧体皆写,在《武汉日报》、《大同日报》文艺副刊以及《四月》、《黄花》诗刊上发表大量新诗,同时兼任《大同日报》“鹧鸪天”诗刊编辑,并与诗友结诗社、出诗刊。1933年11月22日,《新民报》第3张第3版刊登阮璞的新诗《秋天的苦恼》。   其时阮璞已有不少作品获得认可,但是相比起来,他的诗名更盛。人生中往往会面临两难的选择,对于阮璞,在艺术和文学上,他却似乎获得了格外的命运垂青,天赋之外,还有包容。他选择了美术史,两者都不必放弃,不仅有吸纳艺术百家的便利,还开辟了一方领地展示他的文采章华。   阮璞青年时期作品   1936年9月,考取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绘画系。国画教师有齐白石、溥心畲、黄宾虹、王雪涛,西画教师有常书鸿等。听滕固先生、邓以蛰先生的中外美术史课,研其著作,开始对美术史有了兴趣。在根据阮璞口述、阮旭东整理的《往事如烟》一书中老先生回忆说:“中、外美术史,我最感兴趣。旁听滕固、邓以蛰先生的课,读其书,我便逐渐爱上了美术史”。   阮璞青年时期作品   至此,这位中国第二代美术史学者踏上了一条异常艰难的研究道路。其学生、湖北美术学院教授方长江在总结老先生在美术理论工作上所具备的主观优势时总结道:“一方面,幼受家学,习诗文经史;读中学时,已在报刊刊发古体诗词,绘画功力深得美术老师科学指导,并受到新的艺术思想的影响;入国立艺专西画专业学习时,以浓厚的兴趣,对以欧美为代表的世界文化、历史文化、现代科学的文化观美学观艺术观的学习与接受。另一方面,作为人文科学研究者,不仅人的文化修养全面、人的本体文化基础是民族的,同时具有诗人、画家的艺术创造表现力及其感性体验;青年艺术家的激情与理想;学者 的思辨力与探索精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