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画廊
资讯

重读陈逸飞:海上旧梦过时了吗?

阅读:10  时间:2018-08-08


原标题:【雅昌专稿】重读陈逸飞:海上旧梦过时了吗? 2018年的拍卖市场里,有许多被逐渐淡忘了的名字重回大众视野,其中陈逸飞应该是最不令人意外的。 《玉堂春暖》在2017年中国嘉德秋拍中以1.495亿元被刘益谦竞得,大幅刷新了陈逸飞的拍卖纪录,也带动了2018年陈逸飞的市场行情 因为在短短半年之前,他的《玉堂春暖》刚在北京创下了1.495亿元的最高拍卖纪录,不仅比7年前纪录高出近一倍,也是内地油画拍卖史上的最高价。藉由这次新纪录,市场对陈逸飞作品的热气再度被点燃,其在2018年上半年便势如破竹地顺利成交18件作品,并收获1.65亿元的成交额。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在创下新纪录前的近5年时间里,这位中国油画拍卖最早的“明星”却饱受 “照片画”、“代笔”、“不合时宜”等各种争议困扰,一度让出了曾经的市场“C位”。 陈逸飞身份众多,谷歌对其定义为“视觉艺术家” 这种强烈的前后反差,为我们提供一个好机会来重新审视陈逸飞——这位身份复杂,艺术造诣独特的艺术家——在今天,或者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上,应该放在哪个位置? 摇摆于“艺术家”和“商人”之间 陈逸飞首先是作为一个成功的画家而广为人知。1972年至1979年陈逸飞所创作的《开路先锋》、《黄河颂》、《红旗颂》等一系列作品在北京全国美术展览和上海美术展览会场多次获奖,其中油画《占领总统府》在1982年被评为1977年以来重大题材全国头等奖。成名后的陈逸飞于80年代留学美国,其浓厚的东方趣味在美国大获成功,墙内开花墙外香。 1970年代末陈逸飞与魏景山在油画《占领总统府》前合影 不过在1992年回国后,陈逸飞更多的以“商人”的形象出现,1995年创办模特公司,随着其名气和作品价格的加速膨胀,陈逸飞打造“大视觉”商业帝国的野心也不断生长。此后逐步涉足环艺、影视、服装和出版产业,并引入投资成立集团公司。 正因为陈逸飞将他的艺术理想转变为一个个雄心勃勃的商业计划,他的影响力才得以在社会各界通过多种方式日益剧增。他从一个艺术家变成了一个独特的文化现象,一个万众瞩目的公众明星。他既被高端艺术品市场热捧,又经常成为普通人的话题,他的商业宏图受到广泛的关注和期待,他的骤然辞世又引发公众的无限惋惜。 1995年 陈逸飞导演电影《人约黄昏》 陈逸飞因此成为一个不可复制的传奇,这是他真正的价值所在。以油画技巧而论,与当代的顶尖写实名家相比难言高下。从绘画观念而言,赴美留学错过了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发展。但没有一个当代的中国艺术家能像陈逸飞一样用他的艺术和行动深入的影响社会。 因此“艺术商业大亨”或许是对陈逸飞的较为公平的评价,作为艺术家和作为商人的陈逸飞不应该被分开来看待,他的独一无二决定了他作品的稀缺性,这是用以判断陈逸飞市场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