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画廊
资讯

代大权:拔地苍松有远声--我所亲历的版画创作四十年

阅读:10  时间:2018-10-10


第二届中国美术“金彩奖”金奖作品《顽强的希望》 140×90cm 改革开放的大潮荡涤了中国版画的风尘,凝聚了它表现的魅力,成就了它独特的品性。对我个人而言,这40年更是版画创作的黄金时代。邓小平1978年12月13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让我找到表现这段历史的关键——抓住这一历史人物三个重要表述:高度的政治智慧,丰富的人生经历,顽强的个性品质。由此,我创作出版画《顽强的希望》。 中国版画经历了从新兴木刻到改革开放前的不同历史阶段,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步入成熟发展的上升期。历史机遇不但让国家得以发展,进一步解放思想的社会背景让版画也有了更开阔的思考空间,可以冷静探索版画艺术的意义与价值。版画在自身本体价值认识上的提高,直接影响和指导着创作实践,尤其在上世纪中期逐渐成熟的第二代版画家的影响下,第三代中青年版画家显示出强劲的发展态势。 他们的创作在主题、审美、语言、表现四个方面,体现了改革开放对当代版画创作的推动作用——首先是主题的选择更加宽泛,既可以坚持现实题材创作,也对历史和未来给予关注、探索;既对代表人物精心刻画,也对人民大众倾情讴歌;既对社会热点加以关注,也对寻常生活寄托热情……题材的宽泛引领着审美的多元,画家从容地表现,观者放松地欣赏,大江东去与小桥流水都显现出各自的审美意义,艰苦奋斗与月下花前都得到描绘。 围绕着国家改革开放的进程、目的和方向,版画的创作起到了让人们从审美的不同层面和角度,去领略身边大小变化的作用。同时,多元的审美也丰富了社会的文化生活,提高了人们的审美境界,主题宽泛和审美多元决定了表现语言更加个性。“没有哪一种语言可以道尽天下事”,针对不同的创作主题,传统或现代的版画语言对当代中青年版画家而言显然已经不够,需要从当代文化与艺术中提炼萃取新的语言元素。这一过程又促进了个性的伸张,使更多主观意志对主题的客观存在产生更积极的影响。这一时期版画的探索已不再停留在形式构成的表层,随着对物性材质更深入的认识,版画对表现的意义也给予了相当的重视,使表现语言的深化得以实现,语言对主题更广大、更精微的表达成为可能。 改革开放40年,也促进了版画领域铜版、石版、丝网版和综合版语言个性的伸张,延展了版画语言的表现维度,将画家的个性与材质的物性之间的关系引申至更深刻的思辨场域。 当代很多版画家既是职业教师,同时又是艺术创作的实践者和推动版画发展的引领者,所以才可能坚持新兴版画的创造精神,探索版画艺术的客观规律,捋顺中国现当代版画发展的逻辑关系,尤其在改革开放以来版画本体意识的觉醒、对版画个性语言的提倡、对艺术发展规律的肯定等方面,他们有着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如果说,第一代版画人让中国的版画浴火重生,注入了新的生命,拔地苍松有远声,第二代版画人则为这一生命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再造重塑了艺术的品质。版画不仅是匕首投枪的武器,更可以是人性之美的花篮,如果版画敢于挑战黑暗,它更应该善于歌颂光明。时代的巨变不但深刻了艺术,更深刻了人性,在如何理解与表现这种深刻上,几代版画家勇于探索,大胆实践,成果累累。 作为改革开放40年的受益者,我们这一代人与前辈有着完全不同的成长背景。改革开放的大潮涌动,我们作为第三代版画人,自身具有学识匮乏的先天不足,但面对今天的版画创作,面对所有创作中的问题,面对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不再纠缠于表现的手段,而更在意审美的名实;不再纠缠于画种的局限,而更追求表现的个性;不在乎社会地位的高低和功名利禄的盛衰,只在乎自己的创作是否坚持了艺术的纯粹。 我们明白只有坚持新兴版画运动的初衷即对艺术创造性的追求,只有坚持对版画自身规律的尊重,只有坚持艺术更宏观的立场,以更客观的视角关注时代而不盲从迷信。贴近时代而拒绝江湖,深入时代而独立清醒,表现时代而客观冷静,才能不成为历史的匆匆过客,版画才可能达到对历史与现实的跨越和发展,才可能通过版画的行为方式触摸和表现更深刻更鲜明的主题,抵达精神的制高点,让前辈的籽种、苗木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背景下绽放出璀璨夺目的版画之花,为中国美术和中国版画进一步发展做出贡献。 造之必遂,遂之必成,成之必久,让版画更真挚、更单纯、更艺术。40年来,尽管它的成绩斐然有目共睹,却还是常常被功利与短视的目光视为“综合”或“其它”画种而被边缘、被小众。 中国现当代版画与版画人的进步和发展,也一直离不开问题与矛盾,不但外部条件的变化让版画不进则退,内部矛盾的沉疴也令其裹足难行,版画传统上再现的理念一直困扰着表现的努力,复制的宿命始终纠缠着创造的企图。在不断的自觉中,版画不断从主体意识上自省,不论是传统版画遵循印刷的规则对客观的再现,还是现代版画秉承时代的意志对复制的辩证,版画从印刷中来,却务必反印刷而去,从技术的手段走向艺术的目的。新兴木刻启始的与时代、与社会共赴时艰的理念深入人心,版画与时俱进的艺术追求,对昨天、对今天都仍然有着历史与现实的双重意义。(完) 文章作者简介: 代大权,系清华大学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副院长、国家美术工程指导委员会、评审委员会委员,国家艺术基金评审专家,中国美术馆展览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 作品曾获中国美术金彩奖金奖;中国版画“鲁迅”奖;全国建军八十周年作品展一等奖;全国版画展金奖;中国艺术大展银奖;全国美展铜奖等。多幅作品被美国波特兰博物馆、英国牛津大学美术馆,中国美术馆,上海,江苏,深圳,黑龙江等各地美术馆收藏。曾先后担任:全国三版展评委;全国第十四~二十一届版画展评委;全国美展评委;北京,云南,观澜国际版画展评委;南京金陵百家展评委;全国青年美展评委等。